無線小說

字:
關燈 護眼
無線小說 > 逆襲從上元開始 > 第二章 演員的自我修養

第二章 演員的自我修養

  第二章 演員的自我修養 (第1/2頁)
  
  房氏很疑惑,很疑惑。
  
  她想不清楚為什么夫君倚靠在車廂的一角,貌似神傷。
  
  難道說是傷感于太子的猝然離世?
  
  怎么可能!
  
  作為雍王妃,雍王府上上下下的事情,她很清楚。
  
  當時,接到皇帝的圣旨以后,夫君轉身回到書房,斥退她以外的一切仆役護衛,就開始大笑、狂笑。
  
  甚至于,哪怕是在回程的馬車上,他都按耐不住歡喜的心情,拉著張氏在馬車里癲狂。
  
  想起張氏,房氏就一陣的心酸。
  
  雖然她是雍王妃,但張氏卻比她更早得寵,如今連孩子都有了。
  
  新婚兩年,外人不知,否則絕對會瞠目結舌。
  
  誰能想到,堂堂雍王妃,到現在竟然還沒有跟丈夫同房?
  
  再低頭看看自己貧瘠的身材,房氏只覺得更加氣餒了。
  
  如果自己不是出身清河房氏,如果這次的婚姻,不是皇后親自下聘,恐怕自己,早就被廢了吧。
  
  想到這里,房氏的眼淚就流下來了。
  
  另一邊為自己哀傷的李賢,雖然沉浸在哀傷中無法自拔,但還是看到了房氏哭泣的樣子。
  
  不是,我在傷心家事,你怎么也跟著哭了?
  
  “房氏,你哭什么?”
  
  聽到夫君的聲音,房氏一驚,隨即開口道:“妾身看您神傷,所以忍不住哭了出來,讓您見笑了?!?br />  
  這有什么可見笑的,不過,一絲感動,也出現在李賢心里。
  
  到底是被詩人沈佺期題詩的人啊。
  
  彤史佳聲載,青宮懿范留。
  
  形將鸞鏡隱,魂伴鳳笙游。
  
  送馬嘶殘日,新螢落晚秋。
  
  不知蒿里曙,空見隴云愁。
  
  如果說章懷太子慘的話,章懷太子妃也不弱。
  
  沒有子嗣也就罷了,難得跟了一個倒霉丈夫,到最后只有一首不聞名的詩,記載了她的過往。至于后世的有識之士、包括考古學家,也只是在研究章懷太子的時候,偶爾提那么一嘴。
  
  人在傷心的時候,總是需要安慰的。
  
  眼前的房氏雖然只有十六歲,看起來還瘦瘦小小的,但李賢還是朝她招了招手。
  
  房氏一愣,但還是慢慢的靠了過去。
  
  懷里有了東西抱著,心情就好受了很多。
  
  后世的事情,再怎么想,也只是徒增傷悲而已。弟弟已經工作,雖然人狡猾了一點,但孝心還是有的。父母雖然會哀傷余生,但是他們有養老的人在身邊,他這個大兒子,也算是可以松一口氣。
  
  思慮回到現在,往后如何發展,實在是重中之重。
  
  穿越既然已經成了既定事實,也就沒有了反悔的余地。如果說是穿越成了唐朝讓皇帝李憲,他還可以選擇躺贏。
  
  李憲的父親是李旦,因為李旦是傀儡皇帝的原因,身在武周,倒也沒有遇到太大的挫折。雖然有一個兇悍的弟弟——唐玄宗李隆基,但是李隆基踩著血色登基以后,卻需要面向天下人,表現自己的善良,不僅沒有禍害兄長,反而榮寵有加。
  
  但,任何人不能比啊。
  
  想想“章懷太子”的凄慘人生,李賢覺得自己很有必要奮斗一下。不奮斗都不行了,現狀就是,稍有反復而滿盤皆輸,人生不是棋局,沒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面對著噩夢一般的前路,李賢終究是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房氏倚靠車廂睡得并不安穩,如今雖然舒服了很多,但卻沒有一點的困意。
  
  聽到夫君的嘆息聲,盡管不得寵,但她還是輕聲問了一下:“夫君因何嘆息?”
  
  低頭看了一眼房氏,李賢卻什么也沒說。
  
  還沒有發生的事情,就算說出口又如何?沒有依據的話,說出來也只是讓人笑話罷了。
  
  輕咳一聲,李賢道:“本王在想事情的時候,你不要出言打擾??茨阊劬锏难?,估計這一路也沒歇息好,還是睡一覺吧?!?br />  
  第一次被溫柔以待的房氏,震驚的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但她還是很聽話的閉上了眼睛,沒一會兒,呼吸聲就變得規律起來。
  
  把房氏哄睡著了,李賢才繼續對比著融入的記憶,還有自己知道的事情,進行分析。
  
  做事情,就要謀定而后動。自從經歷過一次出門遺失身份證,差點家都回不去的事故以后,李賢就養成了先計劃,再做事的好習慣。
  
  計劃尚且都趕不上變化,更別說什么也不想,悶頭往前沖了。
  
  日常小事這么辦沒關系,涉及到性命還這么干,就是愚蠢了....
  
  如今是上元二年,李弘才猝死。
  
  不用說,朝中現在在哀傷太子離世之余,也在催促皇帝立儲。
  
  不管是武德年還是貞觀年間發生的事情,實在是把人嚇怕了。
  
  皇家內部的人為了那個位子廝殺也就罷了,偏偏總是牽扯到外人。
  
  每次相爭,都會死一地的人,無關乎位子多高。
  
  所以,皇帝立儲,才是安撫臣下最好的手段。
  
  只是,回憶一下自己的封地,李賢就無奈的笑了一下。
  
  恐怕自己這個太子的位置,早在就藩的時候,就坐上一半兒了吧。
  
  雍州跟長安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近到地圖要是不大,地名都快擠到一起。
  
  再加上太子李弘自小就年弱多病,如果說這個安排沒有深意在里面,是不可能的。
  
  只是,恐怕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也沒想到自己的安排,會有一天變成現實吧。
  
  
  
 ?。ū菊挛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萬古神帝 逆天邪神 重燃 武煉巔峰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最佳贅婿 無敵劍域 元尊 出名太快怎么辦 全職法師
日韩一卡2卡3卡4卡新区_小小影视大全免费高清版_暖暖直播在线观看免费中文完整版_24小时日本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