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小說

字:
關燈 護眼
無線小說 > 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 > 第一章 初次見面的兩個人

第一章 初次見面的兩個人

  第一章 初次見面的兩個人 (第1/2頁)
  
  一九八一年,江西武功山腹地。一個隱藏在血紅色樹林中的山洞前,一個一身白衣,看著只有二十來歲卻是滿頭白發的男人,斜著眼睛瞟了一眼對面笑嘻嘻的胖子。用帶著棱角的語氣慢悠悠地說道:“能找到這里來也算你廢了些功夫,不過真的很好奇你哪來的自信,我一定會跟著你去那個民調局。就憑你說你叫高亮嗎?你又不是我兒子,干嘛讓我替你操心?!?br />  
  “一個稱呼而已,只要您能跟我回去,隨便叫我什么都成。哪怕是跟您的姓叫吳亮呢,只要您樂意,咱們認個干親都沒有問題”說話的時候,那個叫做高亮的胖子笑了一下,隨后從口袋里面掏出來一個鼓鼓囊囊的牛皮紙袋,恭恭敬敬的遞給了白發男人,看著面前的男人接過去之后,才繼續說道:“這個物件您認得吧?為了找它,我那個小小的民調局這二年就沒干別的……”
  
  白發男人接觸到紙袋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里面是什么東西。沉吟了片刻之后,他從里面掏出來一個拳頭大小幾乎于透明的玉石人面像。
  
  小小的玉石像雕刻的惟妙惟肖,正是這個年輕人的模樣。白發人看著玉石人面像的眼神竟然有些失神,仿佛沉寂了多年的心事瞬間又涌現了出來一樣。
  
  白發年輕人的反應在高亮的意料之中,他也不說話,只是笑瞇瞇的盯著面前的男人。直到這個白發人回過神來之后,高亮笑著抓了抓頭發,盯著這個人的眼睛繼續說道:“吳勉先生,我聽說關于這尊冰玉像,好像還有一個關于您的什么傳說。比如說誰能把它交到您的手上,您就會滿足他一個愿望什么的,也不知道時是不是真的……”
  
  “不用說廢話了,這個我認?!睕]等高亮說完,白發男人吳勉已經打斷了他的話,用眼白瞟了一眼面前的胖子之后,接著說道:“如果你的愿望是想讓我去那個什么民調局的話,那么這愿望你算是達成了。不過我提醒你一下,這個誓言只對你一個人管用。如果那一天你不在了,誓言會自動的解除,到時候哪怕你的民調局坍塌在我的面前,我也不會多耽誤一秒鐘?!?br />  
  “只要您不親自動手,我就爭取多活兩年。吳勉先生,您看……”見到吳勉松口之后,高亮也跟著暗暗的長出了口氣。這句話剛剛說了一半的時候,那個叫做吳勉的年輕男子已經打斷了他的話:“別說的那么客氣,不過我是打算在這里出世的。既然你要我再入世,那么就要之前做個徹底的了斷?!?br />  
  說到這里的時候,吳勉頓了一下,他轉回身去最后看了一眼已經記不清楚住了多久的山洞。隨后很隨意的沖著山洞方向揮舞了一下手臂,就在吳勉手臂落下的時候,他面前的山洞突然“轟!”的一聲倒塌。
  
  嚇了一跳的高亮回過神來的時候,吳勉回過身來,看著面前這個目瞪口呆的胖子慢悠悠的說道:“從現在起,吳勉已經跟著這個山洞一起煙消云散了。既然你瞎了眼,敢帶我再次入世,便猶如我新生一樣。你連我這一世的名字一起取了吧?!?br />  
  饒是高亮精明,也這么乖張的提議嚇了一跳。當下他一邊眨著眼睛,一邊笑嘻嘻的試探著說道:“最近沒怎么吃肉,耳朵有點上火。愣是聽成讓我給您起名字了,您說這多可樂……”
  
  “你的耳朵沒聾”吳勉用他那特有的,仿佛藐視世間一切萬物的語調繼續說道:“當然了,沒有名字直接叫我‘喂’也不是不可以?!?br />  
  確認了吳勉是讓自己給他重起名字之后,高亮苦笑了一聲,沒過腦子就冒出來一個字:“喂……”
  
  “你這是在叫我嗎?”白頭發的吳勉冷冷看了高亮一眼,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四周血紅色的樹木瞬間掛了一層白霜。高亮打了個哆嗦之后,馬上改口陪著笑臉說道:“喂……什么……您不用再說了,我明白了。不過連名代姓的都給您換了我可不敢,要不這樣,您的貴姓寶號還留著,后面改成仁義……不太好聽,那么德貴……也不是那個意思,要不叫做佩孚,這個好像有人叫過了……”
  
  雖然說高亮的心眼不少,不過事先沒有想到還要給這個白頭發起名字,也沒什么準備不說,而且由于時代限制,他也沒怎么念過書,更談不上想到有什么特別寓意的名字。
  
  當下高亮只能將他那老家流行的人名說了一圈,不過這個白頭發的姓和這些名字配起來都別扭,越說吳勉的臉色越難看。說到最后,高亮自己都覺得說不下去了。這時候,聽到吳勉冷冰冰的說道:“能聽你胡說八道到現在,我都有點佩服自己的好脾氣了。不過你要是還想繼續試探我底線的話,那就要小心點了,說不定下句話你就要和這一世說再見了?!?br />  
  這幾句話說的慢悠悠地,不過聽在吳勉的耳朵里,卻讓這個小三百斤的胖子只冒冷汗。最后他一咬牙,看著面前的白發男人說道:“吳人敵,這個您看還合適吧?就算是外號聽起來也順溜……”
  
  不過高亮想到的吳人敵這三個字,聽在吳勉的耳朵里卻是另外的一層意思:“吳仁荻……好吧,這也算是個名字了。這次算是你自己救了自己……”
  
  說話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更了名的吳仁荻抬頭看了看西方天空中的一片好像鳳凰形狀的火燒云,嘴里喃喃的說道:“日子過的真快,我都快忘了出世之前是什么樣子了……”
  
  秦朝始皇帝十年(公元前210年),始皇帝為求長生不老之藥,授命大方師徐福率三千童男童女東渡蓬萊仙山。為求事成,徐福齋戒祈福百日。在祈福最后一日,始皇帝派遣丞相李斯代天子趕往渤海之濱徐福的駐地,賜下天子劍、玉訣和銅鏡為求仙吉物。
  
  李斯到達渤海之濱之時已經是傍晚時分,當日祈福的儀式已經結束,雖然早知道丞相代天子到來的消息,大方師徐福卻沒有親自出來相迎。只是派了大弟子廣仁代為迎接。這位廣仁也很是奇怪,看相貌只有三十歲不到,但卻偏偏是滿頭的白發,加上他一身寬大的服飾,更顯著有些老氣橫秋。由廣仁帶路,李斯眾人緩緩進了徐福的講道場。
  
  此時講道場的晚課已經做完,大方師徐福居中席地而坐,手里拿著一卷竹簡,借著昏暗的油燈光亮,低頭看著竹簡上面寫著的內容,他的身后規規矩矩地站著三人,這三個人二男一女卻看不出年紀,單看相貌都是在二十到四十歲左右,但是和廣仁一樣都是一頭的白發。徐福身前兩側各有二三十名親近弟子垂手侍立在兩側,道場中人雖然不少但是卻靜悄悄的,沒有絲毫的聲響。
  
  在徐福的面前,恭恭敬敬坐著一個頭戴高冠的白袍方士。李斯認得此人,這人是宮中服侍始皇帝食用丹藥的方士總管,安著慣例,他這是來向大方師稟告始皇帝服食丹藥進程和服藥之后的身體反應。
  
  果不其然,就見徐福合上了竹簡,抬頭看著方士總管說道:“陛下服食丹藥之后,是否有溺血的癥狀?”方士總管愣了一下,隨后陪著笑臉說道:“是,大方師離開咸陽的當天,始皇帝陛下就有了溺血之癥,只不過趙高大人說這是丹藥的藥癥,只是排出了虛火,不用為此驚動大方師......”
  
  
  
 ?。ū菊挛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萬古神帝 逆天邪神 重燃 武煉巔峰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最佳贅婿 無敵劍域 元尊 出名太快怎么辦 圣墟
日韩一卡2卡3卡4卡新区_小小影视大全免费高清版_暖暖直播在线观看免费中文完整版_24小时日本观看www